首页 » 并购咨询 » 正文

反转!崔永元:不是范冰冰 还有更大的料…

崔永元怒怼范冰冰一事继续发酵。昨晚有一段崔永元音频流出称:向范冰冰道歉,并称后续将有更大的料要曝光。

此前,老崔曾放话:“大小合同的确不是范冰冰的,不过——我也不是澄清…‘手机2’上映之前,我还会发一批(爆料)的。”话音刚落,一大票影视上市公司集体吓趴,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直接跌停,王中军兄弟半天身家就少了5个亿!

话说,崔永元也是厉害,5月28日晒出“4天获6000万天价片酬”的阴阳合同,暗指明星逃税漏税,将范冰冰推到风口浪尖。这事儿,甚至惊动了人民日报和新华社。

这个周日税务局异常忙碌。

6月3日周日,国家税务总局官网公告称,已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依法开展调查核实。同日,江苏省地税局发文称,已组织开展调查核实。

此外,国家税务总局还表示,将在已经部署开展对部分高收入、高风险影视从业人员依法纳税情况进行评估调查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风险防控分析,加大征管力度,依法查处违法违规行为。

同日下午,无锡地税发声我们已开始行动。(注:范冰冰工作室位处无锡。)

昨天,税务局异常忙碌,今天,影视公司集体吓出一身冷汗!

崔永元一发炮弹,轰绿了大半个A股影视板块。作为电影《手机》系列的制作方华谊兄弟股价直接跌停,创三年来股价新低,王中军兄弟一上午5个亿没了。

“阴阳合同”风声鹤唳,各大影视上市公司赶紧发公告撇清关系:

鹿港文化:公司下属的影视公司都不存在阴阳合同的情况,合法缴税是大家的共识,没必要也不会签署阴阳合同来以身试法 ;

慈文传媒:与艺人签约都会代扣代缴税,与工作室签约也会约定清楚,如果需要工作室代缴也会把这块的税给他们,公司都是合法合规经营;

华策影视:本次事件更多是行业从不规范到规范化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阶段,对影视内容行业是长期利好。从长期看,依法对行业乱象和违规行为进行整顿,有利于为守法经营的企业营造更为公平的竞争环境。

…不过,华谊兄弟选择了沉默。

这事儿闹那么大,显然也超出了崔永元的预期。崔永元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您看准了,大小合同不是说范冰冰。不过,我也不是澄清。”

崔永元,也真不是个简单角色。采访中,他还不忘风淡云轻补充道:

“我现在就按照我的计划,看看天气,看看风云,选择性地发,想要什么时候发就什么时候发…‘手机2’上映之前,我还会发一批的。范冰冰要是不服,我还会发一批的…”

相较于崔永元的火力凶猛,范冰冰工作室则要低调很多,仅在5月29日发表了声明。

声明用语也是蛮有趣,自行体会:

“崔永元公开发布涉密合约…破坏了商业规则。”“相关媒体及网络用户已构成诽谤”…

这件事儿,实际上有两个痛点,一个是“4天6000万”天价片酬,二是赚那么多,竟然还涉嫌偷税漏税。

是否偷税漏税,这事儿,还真要主管部门定,咱们静待结果。然而,天价片酬的背后竟是一声叹息。

中国式大片催生“天价片酬”

“大小合同只是中国电影产业的天价片酬‘毒瘤’中的一个。牵一发动全身,大明星、大导演、上市公司,毒瘤一旦病发,整个链条谁也逃不了。只是这个毒瘤在影视行业的这个所谓巨人身体潜藏已久,许多人不愿意面对,而金字塔顶层的那波受益者是不是真的愿意改变或者‘切除’这个毒瘤都是问题。”一家文娱类上市公司高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中国主要还是基本以导演为核心制,或者以知名导演与演员为核心的电影制作环境,这是未来五年甚至十年都很难改变的现状。”欢喜传媒董事会主席董平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电影在2002年才开始产业化改革,一方面是应对WTO之后进口影片对国产电影的冲击,另一方面是中国电影在1999年跌入谷底,当年的票房才达到8.1亿元。

中国电影需要一次脱胎换骨,而产业化的核心就是允许民营、外资进入电影投资、制作、发行、放映环节。

在资本力量的助推下,中国电影的产量从2002年的100部左右上升到2017年的406部,电影年票房从2002年的不足10亿元扩大到2017年的559.11亿元,比2007年增长30.48%,增长速度全球第一。

这些让人兴奋的数字背后是“中国式大片”正成为中国电影黄金发展时期的主要模式,也就是大导演、大投资、大明星、大制作“引领着”着中国电影的冲锋方向。然而,问题也由此而生。

问题集中在因明星高片酬而抬高电影成本,以及过多资本涌入市场破坏电影发展等方面。以电影投资成本为例,主要包括内容制作与宣传发行两大部分,核心是内容制作,内容制作中演职人员成本是最高的。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有的电影投资80%用在了演员片酬方面,这一比例全球居首。目前中国有些明星的税后实际片酬甚至高过好莱坞一线明星。

(央视2017年1月报道截图)

(网传中国明星片酬排行版,点击查看大图)

曾有知名影视公司负责人表示,“中国的艺人是全世界最幸福的艺人,片酬不仅一年一变,而且在双方合同中,很多艺人要求的都是税后片酬,税让制片公司出。结果演技还那么烂,这样的烂明星也就在中国才诞生。”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一线明星的片酬至少在几千万元,二线明星的片酬在几百万元到一千万元上下。这样的飞涨速度虽然让投资者苦不堪言,但一部影视剧的制作终究离不开影视明星。

第一财经记者所熟悉的一些金牌制作人所制作的每个项目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演职人员的搭配组合,什么样的阵容可以使得项目在预售时卖出最好的价格才是最核心的问题。

同样的逻辑在电影票房、视频点播率亦是相通的。而在收视率、票房、点播率的追逼下,背后的许多数据也有造假成分,能看得见的商业利益都是与明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问题太多、太复杂,一方面焦灼的投资者需要一个明晰的标准,从而降低明星的成本,能够将更多的钱放在编剧与其他制作层面,一方面,市场的需求又离不开明星的影响力。”王璐认为。

影视圈怪现象

明星为核心的影视制作链中,“大小合同”似乎就不足为怪了。

“大家还是在舆论声浪中静静地观望,我也一样,毕竟像对明星片酬的运作,所谓大小合同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一位资深影视制片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去年9月出台的《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下称“意见”)要求,各会员单位及影视制作机构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

管理部门的初衷是为了管控不合理高片酬,弘扬“戏比天大”的职业精神,但是执行起来就难说了。另一方面,也说明,主要演员的确片酬太高了…

“越限制片酬却越高,因为对演员的依懒性,使得企业与演员的谈判价码并不高,上有政策,下有市场,该怎么办?大小合同,还是得签。”一位投资影视行业的金融界人士表示。

上述资深制片人就这样表示,“大小合同一个是给明星片酬的合同,一个是以明星所在公司或工作室的名义的制作费合约;或者担任多个职务,拿到制片人、监制等多份职务的酬劳等。”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除了分大小合同这种“小儿科”玩法外,一线明星与流量明星也有以薪酬入股方式进入到好的项目中,项目的投资方中多有上市公司的影子,这样即便影片票房不佳,各方也可以在二级市场收获颇丰,当然收益最大的就是参与出品的上市公司。

例如,《叶问3》当年其中直接参与者包括2家上市公司——神开股份、十方控股,快鹿集团就是在2014年末至2015年初,先后入股上述两家上市公司,并让其参与到自身投拍电影的票房投资中,业内称其“醉翁之意”就是二级市场收割财富。

相较二级市场的高收益,出品方给明星的那些天价片酬又算什么。“这也是此次影视圈基本保持沉默的根本原因,毕竟每年的大片拍摄基本在几大初具规模的大娱乐公司手中。”上述高管人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