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并购咨询 » 正文

南存辉代表呼吁尽快出台企业并购法规范企业并购行为

提起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政协联组会上的讲话,全国政协常委、浙江省工商联主席、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依旧心潮澎湃。他在3月6日的工商联的小组讨论会上说:“总书记的讲话就像春雷一样,告诉我们,民营企业的春天来啦!”

3月4日的政协联组会上,南存辉就制造业如何走出发展困境、实现从低端向中高端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提出了建议,其中一条就是希望尽快出台企业并购法,鼓励兼并重组,促进资源有效配置。

这次政协会,南存辉共带来了11个提案,大多都与法律有关,其中4个提案是专门针对法律法规的制定和完善,分别是围绕碳排放权交易法、企业并购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和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

“现在已进入全面依法治国阶段,这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是极大的利好消息。”南存辉3月6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资源优化配置的深入,企业并购重组已成为产业结构调整、市场主体优胜略汰的有效途径。尤其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企业要通过并购实现优化重组、良性发展,而企业并购的相关法律尤为重要。

“我们已呼吁尽快出台企业并购法多年,这也是广大企业共同的呼声。”南存辉说,我们建议应尽快制定一部全国统一的企业并购法,对各方主体的行为、关系作出规范和调整,以规范日益普遍的企业并购行为。

近几年,我国企业并购显著增长。据统计,2015年我国企业并购交易总量同比上升37%,交易总金额增长84%达到7340亿美元,并购交易的数量和金额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为规范并购市场,1988年以后全国各地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有关企业并购的地方性法规、规章,但至今尚无一部全国统一的、专门的企业并购法。

南存辉指出,法律对公司并购行为的调整和规范,分散在公司法、证券法以及其他大量的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政府文件中。国有企业并购、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外资并购、境外投资并购等均以不同规定予以规范。

“对某一类型并购的不同形式,如外资企业股权变更、合并与分立、境内投资、境内并购以及改组国有企业和对上市公司战略性投资,也由不同部门分别出台规范性文件。”南存辉介绍说,但各部委在不同历史时期制定的规范性文件重叠而零散,法规之间不协调、不衔接,甚至互相矛盾的现象十分突出。

南存辉向记者举例说,如在审批方面,《外商投资企业法》规定对外经济贸易主管部门负责审批外资投资企业的设立;《证券法》规定证券监督委员对上市公司收购有监管的职权;《关于企业兼并的暂行规定》规定全民所有制企业,由各级国有资产管理部门负责审批;《关于加强国有企业产权交易管理的通知》规定地方管理的国有企业产权转让,要经地级以上人民政府审批;中央管理的国有企业产权转让,由国务院有关部门报国务院审批;所有特大型、大型国有资产的产权转让,要报国务院审批。

南存辉坦言,“这种法律冲突让当事人在实践中无所适从,使得企业的产权难以合理化、规范化流动,也使政府对企业并购监管乏力。”

据了解,从世界范围看,无论英美发达国家,还是我国的香港、台湾地区,都制定了企业并购的专门法,如美国的《威廉姆斯法案》、英国的《伦敦城收购及兼并守则》、我国台湾地区的《企业并购法》、香港的《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等,作为并购法律体系的核心以及企业并购相关法律制定的立法基础。

南存辉认为,应当借鉴发达国家和我国香港、台湾地区的立法经验,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制定专门的并购法,以规范企业并购行为,并明确规定政府行政机构在并购工作中的职能,并购程序、并购主体的权力与义务,并购中资产评估、产权归属以及税务的管理,并购过程中债权债务的处理,以及职工身份及劳动安排等问题。